富远期货

遮盖关联买卖业务?立讯精密百亿巨额股权"罗生门"追踪

2020-08-20| 发布者: 原平信息港| 查看: 135| 评论: 1|文章来源: 互联网

摘要: (原标题:立讯精密百亿巨额股权“罗生门”追踪:代持风浪再揭“中小板第一股”涉遮盖关联买卖业务之谜)本......
 

(原标题:立讯精密百亿巨额股权“罗生门”追踪:代持风浪再揭“中小板第一股”涉遮盖关联买卖业务之谜)

本文由叩叩财讯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何卓蔚@北京

编辑:纪沐阳@北京

富远期货上市即将届满十年,在几个月前,依赖消费电子热潮而一举逾越海康威视登顶中小板市值第一股的立讯精密(SZ.002475),最近有点烦。

富远期货8月17日,据越南当地媒体报道称,立讯精密在越南投建的iphone组装厂近日部门设施因未能到达苹果的要求,或将暂时弃捐在该越南工场生产iphone的计划。

这无疑对于正欲借助和苹果产业链深度互助实现进一步产业升级的立讯精密以不小的挫折。

所谓祸不但行。

富远期货立讯精密实控人王来春的200亿股权代持事件也在同时在A股资本市场中愈演愈烈。

早前几日,一位自称原立讯精麋集团管理中心高管的自然人吴政卫公然向数家媒体披露称,当年立讯精密IPO之时,立讯精密实控人王来春曾为其代持相干股权,如今多年之后,吴政卫多次追讨该部门股权不得,于是便将该股权纠纷一纸诉状诉诸法律,且该案即将在近期开庭。

这一笔市值预计将高达近200亿的股权纠葛,一经公然便已经引市场哗然。

富远期货虽然早在8月10日,立讯精密方面便已经公然否认称控股股东与吴政卫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也不存在股份代持情况,并表示立讯精密上市以来,一直没有名为吴政卫的高管存在。但随着越来越多的细节被公然,立讯精密也深陷入这一桩巨额的股权代持“罗生门”之中。

不外,中证军工 今天要重点存眷的并非这桩股权代持案自己,而陪同着当年这桩股权纠葛被揭开面纱,立讯精密十年前的一桩并购案也因此被卷入了涉嫌遮盖关联买卖业务的迷雾中,据叩叩财讯观察,该并购案作为在立讯精密完成IPO后的首例资本运作,其当年更是不吝更改募投计划而动用上亿IPO召募资金才得以匆匆实行。

1)谁是吴政卫?

有关立讯精密实控人王来春——这位只有初中学历的昔日富士康“打工妹”,无论是在消费电子行业照旧在A股市场中,都是作为一方人物的存在,其人生逆袭的故事,在比年来早已见诸报端。

只要对立讯精密稍有相识的投资者皆不会生疏王来春与富士康之间的恩怨纠葛:无论王来春曾在富士康工场里作为下层员工埋头苦干的十年,再到与其兄如何拿出全部积蓄创业的刻意,从再度依赖富士康遇到多位“朱紫”成绩消费电子龙头,到上市十年股价爆增60余倍成为“中小板市值第一股”,

富远期货而此次股权代持门的另一方主角——自然人吴政卫,显然就是名不见经传,甚至连其自称曾为立讯精密高管的身份都被辟谣否认。

吴政卫到底是谁?王来春又为何会替其代持立讯精密的股权?

据吴政卫公然透露,其与王来春的相识于2007年,当年立讯精密正在操持其IPO,但因在此之前账务管理杂乱无法满足上市要求,为了尽快搭建起合规的财政体系,于是王来春经时任正崴集团旗下富港电子(天津)有限广发证券 (下称“富港电子”)卖力人郑宁郎引荐熟悉了时任富港电子财政主管的吴政卫。

吴政卫称,后经多次相同,王来春在当年便力邀吴政卫以谋划者身份加入立讯精密,并允诺以年薪及给予立讯精密股份,以期其能帮助立讯精密上市。

“您是中证军工 遇到最合适的人才,我和我哥都以为和您很投缘。”在吴政卫向媒体披露的起诉状中记载了如许一封发至王来春的电邮,其表示当年为IPO而爱才如命的王来春给你开出的“入职”条件是“中证军工 希望在保持年薪200万(港币和人民币都可以,看您方便),再持有立讯集团的股份接待您的加入”,“持有股份的比例及方式,中证军工 希望听取您的意见。”

这正是在十年后引发立讯精密市值达百亿的股权“罗生门”的因由。

富远期货2008年春节前后,吴政卫从富港电子去职,其称其后便“实质性”加盟了立讯精密。

据吴政卫方面回忆,因其台湾人的身份,如果直接持有立讯精密股份较为敏感,王来春怕影响立讯精密之后的上市进程,于是双方在约定由王来春暂时为吴政卫代持答应的有关股权。

富远期货如果说,出于对身份的敏感而约定代持还可以理解,需要划重点指出的是,吴政卫也并未在立讯精密中公然任职。

据吴政卫就此案向法院提交的《民事起诉状》显示,2008年,王来春摆设吴政卫建立了一家看似与立讯精密并没有关系的“关联企业”,让其在该广发证券 任职,但吴政卫的现实主要事情所在则是在位于深圳的立讯精密,卖力财税规划,协助广发证券 上市等。

2010年9月,立讯精密乐成在厚交所中小板上市,据吴政卫方面称,鉴于其入职使命已告竣,故请王来春将代持股权管理股权登记,履行当初答应,经双方协商,王来春于2011年3月23日签署了一份股权声明答应书。

根据这份股权声明答应书,吴政卫透过王来春代持香港立讯有限广发证券 8%的股权,而香港立讯有限广发证券 是立讯精密的控股股东。按香港立讯有限广发证券 控股比例66.7%来计算,吴政卫持有立讯精密5.336%的股权。由于立讯精密在2014、2016年颠末两次增发,这部门股份相对应下滑至4.08%,根据立讯精密近期曾一度攀附至4000亿元的市值测算,这部门股权市值最高凌驾160余亿元。

富远期货比年来,声称已经从立讯精密“体系”中去职的吴政卫表示曾多次找到王来春要求按答应支付有关股权对价,最初遭到多种来由拖欠,到2018年时,对方竟突然对此代持事项矢口否认,于是吴政卫才于2019年6月13日正式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9年7月4日被正式立案。

立案一年多来,立讯精密的“代持门”一案即将“过堂”受审。

虽然此案已经开审在即,但立讯精密态度倔强地表示“无代持”、“与吴政卫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广发证券 没有叫吴政卫的高管”,而王来春也否认曾在股权声明答应书上具名。

富远期货那么吴政卫到底和立讯精密以及王来春有没有关系?

2)股权代持案牵涉出遮盖关联买卖业务之谜

据叩叩财讯观察,吴政卫与立讯精密之间并非全无交集,反而从一定水平上看,二者简直勾连颇深。

2010年12月中旬,在刚刚完成IPO挂牌不到三个月之时,立讯精密便紧锣密鼓地公布了其第一届董事会的临时集会决议公告,宣布将启动其上市以来的第一起资本运作——收购博硕科技(江西)有限广发证券 (下称“博硕科技”)75%股权。

根据其斯时公布的收购方案显示,立讯精密终极以1.68亿元现金得到了博硕科技的上述股权。而此次用于收购的资金则完全来源于其IPO所募得的资金。

现实上,在立讯精密此次招股书中所述的IPO募投计划中,并没有收购博硕科技这一项目,为了完成该次收购,立讯精密在上市3个月后便修改其募投项目,将原本募投于“线缆加工生产项目”的IPO资金7000万元人民币及部门超募资金9800万元“挪”为了此用。

而吴政卫正是博硕科技在此时的法定代表人兼总司理。

由立讯精密披露的公然信息显示,博硕科技建立于2008年3月20日,注册资本为1446万美元,法定代表人为吴政卫,由ASAPINTERNATIONALCO.,LIMITED(下称“ASAP”)持股75%,ASLINKPRECISIONCO.,LTD(下称“ASKINK”)持股25%。

在上述收购案中,立讯精密收购的75%的股份则为来自于ASAP持有的博硕科技的全部股权。

富远期货对于该起在立讯精密上市后第一时间便“急迫”上马的资本运作,立讯精密也同样称“本次股权买卖业务不组成关联买卖业务”。

但随着十年后吴政卫与立讯精密及实在控人王来春股权代持案细节的不停披露,上述并购案同样陷入了涉嫌遮盖关联关系的疑云中。

上文提到,吴政卫向法院提交的《民事起诉状》中一个细节透露,在2018年春节后正式加盟立讯精密,但王来春并未让其直接在立讯精密中任职,在采取了掩人线人的股权代持外,还摆设吴政卫在此时建立了另一家广发证券 ,让吴在这家广发证券 任职。

偶合的是,这一家由王来春摆设吴政卫建立的广发证券 则正好便是在两年多后由立讯精密收购的博硕科技。

根据吴政卫的说法,其在2018年初加盟立讯精密后,便被王来春摆设建立了博硕科技,并让其担任法定代表人和总司理一职,而实质上,吴政卫的主要事情所在则是卖力立讯精密的财税规划和协助广发证券 上市等。

进一步穿透工商信息显示,ASAP为2008年1月29日在香港建立的法人广发证券 ,其股东为WINSGLOBALVENTURESCORP,注册资本为2.5亿港元,董事则为吴政卫,陈建呈,陈丹苹,授权代表为吴政卫。而另一持股25%的ASKINK则为和硕联合科技股份有限广发证券 于2005年5月30日在开曼群岛设立的全资子广发证券 ,和硕联合则为化华硕集团下属子广发证券 。

吴政卫今后提供的另一部门信息也显示,博硕科技在被立讯精密收购之前很可能便由王来春及立讯精密所现实控制。

富远期货在吴政卫向媒体提供的证实其在立讯精密的事情履历的质料中,枚举了其任职期间卖力协助立讯精密完成的相干投资案,其中第一起便是在2008年协助立讯精密与华硕集团的完成的合资案,称2008年,立讯精密与华硕子广发证券 ASLINK透过香港ASAP广发证券 转投资建立了博硕科技。

如果吴政卫上述所言非虚,那么当年在立讯精密乐成上市后便临时变更IPO募投项目“调用”资金收购的博硕科技相干股权显然应与王来春关联颇深,且明显组成了关联买卖业务,然而在相干的公告中,立讯精密一直并未举行真实披露。

富远期货从颇为敏感的股权代持到涉嫌遮盖关联买卖业务,立讯精密当年可能存在的种种违规资本结构会随着吴政卫相干诉讼案的推进而抽丝剥茧层层清晰吗?

据吴政卫透露,该案立案一年多以后,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此前曾原定于2020年8月14日的开庭,但因文件准备不足取消,开庭时间待定。而此次延期开庭的缘故原由,主要则是涉及“股权答应声明书”中王来春具名的字迹判定问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1)

Powered by 原平信息港 X3.2富远期货  © 2015-2020 原平信息港版权所有